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龙吟

阴阳合意,造化一心,托情缘性,神物同音,垂帘燕语,沧海龙吟。

 
 
 

日志

 
 

熊培云《思想国》——摘记  

2014-01-27 13:2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索福克勒斯《安蒂格妮》中的“王法”(人为法则)和“神法”(神圣法则)的冲突。中国自古就有“天理”“国法”“人情”的冲突。

2.你如果能把苦难放进一个故事中,叙述出来,你就可以承受任何苦难。

3.妥协也就是相互了解,相互取得一致和和谐,相互成为亚里士多德所说的那种意见不合,但却能相互尊重的朋友。

4.中国人缺少公共生活,在多数的农村甚至基本没有公共生活,这是宗教得以发展的原因之一。

5.业余爱好者才是真正热爱做某些事情的人。搞专业的人其实都很憎恨他们的专业。

6.人是有自由意志和价值选择意识的动物。自由和选择体现人的真实存在,人能在真实的生活中变得比现在更智慧、更理智、更道德。

7.八卦是保密的副产品,讯息越不易获得,也就越有八卦价值。

8.诗人阿波利奈尔的墓志铭:我将含笑而死。

9.萨特:我在书里开始我的生命,也在书里结束我的生命。

10.生与死,墓里与墓外,阳光同样温暖我们的身骨。

11.人是语言的动物,也是预言的囚徒。人类不仅习惯于在典籍中附会自身的命运,而且不断创造新预言引领未来。

12.谁讲人类,谁就在欺骗。如果一个国家以人类的名义与其政治敌人作战,那就不是一场为人类而战的战争。这与人们对和平、正义、进步和文明的滥用如出一辙,其目的无非是把这些概念据为已有,而否定敌人同样拥有它们。

13.虚开远大前程的“积极预言”,可能掩盖一个国家当下的碌碌无为,而鼓吹大难临头的“消极预言”或可让这个国家或世界走上危险的道路。这就是导果为因。

14.不信任和对不被信任所产生的恐惧是暴政产生的心理根源。

15.控制人是容易的。想得到拥护,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告诉民众他们受到了攻击,让和平主义者显得没有爱国心,让国家暴露在危险之中。

16.曾经镇压斯巴达起义的苏拉年轻时天真活泼,脸上挂着笑容,常常会因为同情而潸然泪下。然而到了后来,因为角逐政治权力他与竞争者们都变得残酷无情。在希特勒秘书眼中,希特勒是一个有教养,受人尊敬,做事斯斯文文的领袖。她打错了字,或做错了事,他总是宽大为怀。他是一个素食主义者,是一个对狗有着深厚感情的人。他不让人在办公室放花,因为花会凋谢,他不喜欢死去的东西。政治让人丑恶!历史证明,将一切过错推给某个人是不客观也不真实的。事实上,希特勒的罪行,不过是德国人甚至也包括其他国家人民所有选择的结果。归根结蒂,纳粹的恶是希特勒的恶与德国人民选择或信仰的恶的合流与话。所有的恶行都是对“时代道德”的服从。服从就是去责任化。

17.说人性是善与恶,都是不正确的,人性只是一种可能,它是不断变化和形成的过程。

18.地狱常为善愿铺就。迷信善,使我们缺乏对恶的警惕。一旦将临,常常猝不及防,甚至无力回天。

19.中国哲学抽象思考的方法上西方没法比,西方从希腊开始便重推理,而东方却是直觉性的。

20.如果蛹只知道照镜子,就永远不会变成蝴蝶。

21.政治必须走民主化,法制化的道路。并非法治优于德治,而是德治不足凭,唯有求助法耳。

22.真正的道德要求是思考以后,从内心发出的,不是外部强加的。

23. 中国是王权决定经济分配,西方是经济力量决定权力分配。王权决定社会结构,而不是经济结构决定社会结构。

24.《中庸》是本伟大的书,便是许多人把“中”字误读了。中不是折中,是在具体情况下,非那样不可,是“中肯”。中者,中也。打中了靶心。

25.民族是一群有着共同命运(历史)及共同性格(文化、语言)的人的集合体,所谓民族即命运共同体。

26.民族观念通过放大威胁或牺牲献身赋予了战争某种神圣内涵。

27.人人手持心中圣旗,满面红光走向罪恶。

28.位居权位者出于意识形态或是政治上的险恶用心,随时会寻找替罪羊,并以此团结民众,撇清责任。通过替罪羊,一方面可以找到造成群体不幸的外在原因,找到敌人的“阴谋”,另一方面也保住了集体的自满与虚荣心。当民族被神圣化,那些失去道德底线的行为会因为披上了民族主义的羊皮显得道貌岸然。仇外,可以解释为心怀恐惧。如果这种恐惧不断地被强化,就有可能演变为仇恨。当仇外与民族主义合流,在一定条件下会将一个公民国家转变为民族国家。

29.人类历史由罪恶构成。美德犹如荒漠中孤零零的房屋那样少得可怜。

30.人类进步没有单行线,每个十字路口都要被迫做出选择,或左或右,没有勇往直前的捷径。

31.不以人权为目标的民主很有可能滑向暴民政治或是一部分人专制,即“狼战”或“一群狼对另一群狼的审判”。

32.不能半夜鸡叫,要黎明才叫。自上而下叫改革,自下而上叫暴动。一个批评者能否生逢其时,就在于他的言说与参与是否适逢其时,恰到好处。惟其如此,他的言说才有可能是自由而且有效的。在斯巴达时代,我们只能赞美雅典。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